“妈了个巴子!还不给老子开门,人都死绝了么!“在仿佛要将门砸碎的敲门声中,还参杂着粗鲁的喝骂声。

    ”吱吱!“小菲对着门口作愤怒状,另一番可爱模样。

    ”哼,来的正好!“徐阶一声冷笑,听这声音他已然知道来者是谁了,更为奇妙的是他的感知力,透过关着的门,竟然将来者的神情动作感知的清清楚楚,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此刻半裸的他自然不好去开门”迎客“,他先快速的洗了把脸擦了下身体,然后进入屋内穿上衣服,当他再度走到院落中的时候,先是卡擦一声,门闩不堪重负从中断裂,继而咣当一声,正门轰然而开。

    一个大汉几乎横着走了进来,此人人高马大,豹头环眼,一脸的横肉,嘴下生着浓密茂盛的连鬓的络腮胡子,根根戟张,更增添了其凶恶之相,光着个膀子,身上纹着一条青蛟,由于烈日暴晒的原因,粗糙的皮肤上,渗出了一层油脂。

    来人的名字叫作朱二,是龙江市三个最大的帮会之一的青龙会的最底层的小混混,朱二对于徐阶来说,可谓是一个灾星,前些时候,徐阶与许雪柔的恋情开始没几天,朱二就出现在徐阶的生活中,通过各种借口找徐阶的麻烦,将徐阶的生活搅得乌烟瘴气,没过多久,许雪柔就抛弃了他,投入了杜星宇的怀抱,许雪柔虽然离开了,但是朱二却阴魂不散,还是隔三差五找徐阶晦气,乐此不疲,大有上瘾的趋势。

    后来徐阶通过侧面了解到,杜星宇的父亲杜太泽就是青龙会的会长,再想想朱二的身份,当时徐阶就觉得这之间一定有什么联系。

    此刻徐阶修为大进,心灵通透,智慧圆润,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略微一分析,已经百分百确定一定是杜星宇在背后指使朱二捣鬼。

    以前朱二都是到徐阶打工的地方找麻烦,徐阶没想到今天对方竟然找上了家门,他站在院子中间冷冷看着朱二,新仇旧恨一同涌上心头,转念间已经决定要狠狠收拾一下这个家伙,但是先要搞清楚对方的来意再伺机行动,他冷着的脸,微微缓和些道:”朱二,你来我家干什么?“

    ”嗯?“朱二微微一愣,没想到徐阶竟然敢直呼他的名字,怒喝道:”二爷的名字,也是你可以叫的么,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!“

    ”今天二爷心情好,先放你一马。“突然朱二突然眼珠一动,话锋一转:”实话告诉你,今天二爷来是为了收税的,你如果交不上来,到时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“

    虽然朱二嘴上说的宽容,但是他的神情却更加的暴躁,似乎随时都要出手打人。

    ”什么税?“徐阶疑问道。

    ”人头税!“朱二喝道。

    ”什么是人头税?“徐阶对这个税的名字很陌生,听都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”你活着,你呼吸空气,就得交税!“朱二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:”少废话,一个人三千夏元,拿不出来要你好看!“

    ”你一不在大夏帝国当差,二不在修行者联盟任职!“徐阶说话一直都是平平静静的,但是知道了对方的来意的一刹那,心中一股无名怒火腾得窜了起来,他再也无法压制,砰然爆发,发出一声如龙吟虎啸般的怒吼:”你他娘的算哪个葱,凭什么收税!“

    ”嗯!“面对着突然愤怒的徐阶,朱二先是一愣,继而明白了发生了什么,他勃然大怒:”好小子,你找死,既然你问凭什么,我就告诉你,凭的就我手中的大拳头!“

    怒吼声中,朱二往前迈了一步,挥动着砂锅般的大拳头,挂定风声,朝着徐阶胸膛轰去。

    别看朱二长的人高马大,活像是一个没毛的狗熊,但是动作却迅捷无比。

    徐阶眼光闪动,朝着朱二奔着自己砸来的大拳头看去,一瞬间拳头速度在他的视线中变慢了,徐阶发现朱二的拳头上裹挟着一层淡淡的灵气,他知道朱二已经开始凝结经脉了,要是平时的他挨上了这下,必保骨断筋折,生死两难,但是经过了刚才一番修炼的他,却是不放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”来的好,正好用你练练手!“徐阶没有丝毫的躲闪,他沉腰硬马,运足了力气一拳轰出,在轰出的一瞬间,徐阶就感到肌肉,骨骼,血液,骨髓,协调统一,将他的强横肉身力量爆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砰,一大一小两个拳头砰到了一处,发出炸雷般的声响,徐阶就感觉到对方拳头上的那层灵气,很是坚固,带给他一种不舒服的感觉,但是却不足以伤害到他强横的拳头。

    ”怎……“另一侧的朱二,眼睛睁得大大的,他感受到了从徐阶拳头上传来的如同山呼海啸般的力量,他心惊胆战想要呼喊出声,可是整个人已经在徐阶强大拳劲的作用下,倒飞而起,好像秋风中的败絮般,向外飘飞。

    他本来要说怎么可能,可是剩下的话已经变成了从他口中狂喷而出的鲜血,朱二飞出了大门,但是身体还是没有落下来,又飞出了三丈远,好像一张大饼般贴在了街道一侧的墙壁上才算停了下来,然后好像掉入锅中的面条般,从墙壁上滑落。

    ”我要杀了你!“朱二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打击,虽然受了重伤,却激发了他的野兽般的凶性,他怒吼着,一个鲤鱼打挺想要站起来继续找徐阶拼命。

    ”你给我在这吧!“可是这个时候,徐阶的身影从天而降,一脚踏在朱二的胸膛之上,砰,朱二再度跌落在尘埃,激起漫天的灰尘。

    ”操……“朱二一边爆着粗口,一边挣扎着还想站起来。

    ”这一脚是惩罚你的臭嘴!“徐阶脸上的是无尽的冷酷,脚抬起又落下,将朱二的脏话变成了口中含混着血水的嘟哝,并再度将朱二撂倒。

    ”这一脚是为了被你吓到的小菲!“徐阶对着朱二又是一脚。

    ”这一脚是为我家的大门!“

    “这一脚是为了我家里的花花草草!”

    ”……“

    踢了一脚后,徐阶就再也无法停止,其性格中的阴暗似乎被激发了出来,好像踢上了隐一样,找一个原因,就踢朱二一脚。

    ”啊!……”被踢一脚,朱二就惨叫一声,杀猪般的惨叫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“这一脚……”徐阶的脚抬了起来,却再也找不到借口了:“管他娘的借口,老子就是要踩你!”

    <

章节目录

穿成內侍后总在劝皇上雨露均沾 重生成蛇,在现实世界开创修妖法无错版 在义庄当守尸人那些年百度网盘 从肉体凡胎到粉碎星球最新章节 书海漫游 梦幻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海之梦 诗意小说 修仙:我的开枝散叶系统远方灯火 从火影开始的梦境之旅txt下载 外室美妾免费阅读 晨曦小说网 红楼贵公子免费阅读 长生图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