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晗处理完植物园中的事情,又整理了一下仪容,这才打车回学校。

    坐在私家车上,长期没有关注的手机开始震动。

    叶晗拿起来看了一眼,发现各大群里有很多未读消息,还有两通未接来电。

    自从毕业答辩结束后,群里还是第一次这么热闹。

    或许是太累了,脑子也钝钝的,叶晗没来得及细想,直接点开了程梦婷发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梦:【晗晗,我前天刚回国,给你带了礼物!猜猜是什么?】

    下一条消息是在三分钟后。

    梦:【哎呀,我直说了吧,是一条b家的项链。主要我觉得孔雀石和你很配,在国外买价格也便宜。总之,这次你可不能拒绝!(猫猫咆哮.jpg)】

    一小时后,对方又发了一条消息。

    梦:【宝儿,明天的毕业典礼你不会忘了吧?明早9点见哦。】

    叶晗看到最后一条消息时微微有些失神:原来明天就要毕业了。

    也对,今天是6月29号,明天刚好是拿毕业证的日子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太忙,她都忘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晗迅速回复了个‘好’字。

    以往她对贵重的礼物都会婉拒,但这次是非常有纪念意义的毕业礼物,于情于理都要回一个。

    叶晗看了一眼手机时间,现在是晚上9点05分,商场10点关门,时间上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“师傅,麻烦去市中心的tg大厦,我把目的地改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辆缓缓停在市中心最繁华路段。

    这里的灯光绚丽多姿,车辆人流密集,巨大的led屏幕上,妆容精致的明星们展示着最完美的容貌和靓丽的装扮,引得人们频频驻足。

    定位高端的商厦和周围的奢侈品装潢华丽,空旷而精致的展厅灯火通明,透出一种‘穷人莫近’的冷傲,却让更多人趋之若鹜,沉浸在物欲的盛宴之中。

    叶晗说了声谢谢,打开车门下车。

    一辆保时捷在身旁开过,紧接着是一辆奔驰s级,司机打着转向灯,很快调转车头离开了这个格格不入的地方。

    叶晗很少来这条街。

    平均上万的消费与她一个生活费都要自己赚的大学生没有任何关系,最近来过的一次还是某舍友生日聚会。

    9点46分,她走入t家品牌专柜,并在3分钟内选好了一只手镯。

    叶晗记得程梦婷有一款18k玫瑰金镶钻款,这款刚出的时候对方很喜欢,但那两个月刚买了h家的包,就没有买这款配饰。

    不如自己送她。

    “就这款吧,中号。”

    叶晗用自己的手腕比了比,在灯光下,玫瑰金与粉色蓝宝石的配色将本就白皙的肤色衬得越发莹白,设计简单而不失大气,有种自然简约的美。

    柜姐忍不住多看了一眼,然后带她去收银处付款。

    共消费29300。

    叶晗不由得庆幸有植物园的工作,不然以她目前的存款会十分拮据。

    心疼肯定是心疼的。

    但对方送了她如此昂贵的礼物,礼尚往来,她也要送价值相似的。

    不能因为是闺蜜就占她的便宜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同一时间,一辆加长版宾利缓缓停在了阴影中,故意避开了拥挤的人群,彰显着沉默与低调。

    “傅总,我去拿夫人定制的翡翠手镯,您稍等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云泽低低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眉头蹙起,不太舒服地按了按太阳穴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感觉最近头疼似乎有加剧的迹象,心底的烦躁感与日俱增,像是有一根针不停地戳动着敏感的神经,晚上也会不时陷入失眠的状态。

    不过在外人看来,他还是那个矜贵的傅氏太子爷。

    司机偷偷看向后方的目光被他不带感情的视线一扫,不由得打了个寒颤,立刻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“把窗户打开。”他抬手扯松了领带,闭着眼睛靠在椅背,剪裁良好的衬衫随着呼吸凸显出流畅起伏的线条。

    “...好的,傅总。”

    司机关上灯,降下自己这边的车窗,新鲜的空气飘了进来。

    而随着与外界接触的渠道打开,亮眼的灯光、嘈杂的人声和车辆的汽笛声全都涌入这个狭小的空间。

    对于普通人而言非常正常的声音,却在头疼患者的耳边无限放大。

    傅云泽觉得自己更难受了,大脑内部嗡嗡作响,感觉一阵头晕恶心,还有点想吐。

    他的手背浮现出淡淡的青筋,在吃药和目前的痛苦中抉择了一番,还是准备先扛过去。

    不然下次会更严重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一股极淡的香气冲破了无数的喧嚣和刺目的灯光,直直飘入傅云泽鼻间。

    似云雾般缥缈,似草木般清新,让他无端联想到雨后的山林与绿色,好似带着无尽的生命力与勃勃生机,连胃里的恶心感都减缓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股味道...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“傅总,礼物拿到了。”

    正思索时,车门骤然开启,潘恒携着一股热风进来,一下子把傅云泽从幽静的山林带到了喧嚣的现实世界,“您要不要看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闻到了吗?”傅云泽突然出声打断他。

    “...什么?”潘恒一愣,与司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消失了。”傅云泽抿了抿唇,怅然若失地看向窗外,却只看到了穿行的人流和车辆。

    潘恒也跟着朝外面看去,一眼就看到了某个女生的背影。

    对方扎着清爽的丸子头,露出修长的天鹅颈,肩背直挺,手上提着t家的包装袋,正朝着人行道的另一头走去。

    ‘背影杀手。’潘恒想。

    又往那个方向看了几眼,可惜从他的角度看不到正面,不由得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,遇到颜值出色的女生总是忍不住多看几眼、甚至在内心幻想一番,然而这一原则在傅云泽身上并不适用。

    傅总非常讨厌公司的男员工在背后讨论女员工的外貌、身材、私生活等等,并将其写在员工手册明令禁止。

    而他自己更是身体力行,从不关注这些。

    潘恒有时候觉得自家总裁简直脱离了人类范畴,像是一尊冰冷的玉雕,俊美逼人却缺乏温度。

    是不是事业有成的人欲.望都比较低?

    把这种欲.望,全部转化成了对事业的渴望?

    不然怎么会到现在还是——

    “回吧。”傅云泽察觉到了潘恒的目光,但他的确没兴趣窥探别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只是......

    青年再次看向窗外,平时充斥着工作的脑子里突然闯入了另一种东西,让他罕见地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脑细胞活跃到了无法忽视的地步,甚至比研究新的科研成果时更加活跃。

    它们凝聚成强烈的求知欲望,完全抵消了头疼,让他更想弄清楚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那个味道的所属人......

    傅云泽轻轻捏了捏眉心,车窗升起,这款低调的豪车逐渐融入夜色之中,直到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叶晗一回到宿舍立刻洗了个澡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她擦着半干的头发、面色红润地从浴室出来,感受着空调的冷风,才觉得满身的暑气散去了些。

    今天真的太累了。

    叶晗把衣服扔进洗衣机,在关门时突然闻到了一抹淡淡的清香,应该是给植物浇水时溅落在衣服上的营养液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股味道会持续这么久。

    不过,还挺好闻的。

    想到一路上司机并没有什么异样,叶晗很快将其抛之脑后,进入了深沉的睡眠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凌晨两点。

    潘恒在半睡半醒间,看到了在黑暗中亮起的手机,猛地一激灵,意识还未清醒之前先把它摸了过来。

    太子爷:【帮我找一款香水。】

    潘恒看完消息后简直无语,大半夜的不睡觉就为了找香水?

    t,这种事不能明天早上再说吗?

    果然是万恶的资本家!可恶!

    潘恒:【好的傅总,能否具体描述一下是什么类型的香水?】

    冷色调的卧室内,壁灯透出微弱的光,傅云泽穿着灰色真丝睡衣坐在床边,双腿交叠,视线盯着一处,看起来竟然像是在发呆。

    柔和的光削弱了白天的清冷感,仿佛眉眼也跟着柔和下来。

    他垂眸扫了一眼手机,回想着晚上的感觉,慢慢打字:【生机。】

    用这个词来描述它再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?

    潘恒额角直跳,感觉自己内心暴怒的小人已经快要压不住了:问你香水类型你跟我说生机?这么抽象的概念怎么找?

    生机,我t—

    潘恒:【您能否描述得再详细一些?比如产地、香型、调性,比如前调中调后调等等。不然找起来恐怕有难度。】

    不是有难度,是根本找不到好吗?!

    你给我找一个试试!

    ——潘总助在内心疯狂吐槽。

    太子爷:【应该是植物型、绿叶调,很淡,‘草长莺飞二月天’这句诗你听过吗?按这个感觉找。】

    潘恒:......

    可怜的潘总助头发都快被揪光了,露出一个僵硬且苦涩的笑。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百万年薪的份上,他早就离职了!

    太子爷:【奖金翻倍。】

    潘恒精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

YY文轩 俗主最新章节 被渣男抛弃后小美人沦落街头 洪荒之一条蛇的故事最新章节 镇守凡尘三百年,我于人间无敌全文阅读 诗词世界 文学之乐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宝库 感悟文学 流光小说网 异仙列传免费阅读 百家文学 异仙之主真愚老人 心归小说网 华娱顶流,从写歌开始!免费阅读 白衣披甲txt下载 古龙群侠:古往今来一大厨百度百科 木叶:这宇智波的系统过于变态无防盗手打 我的新闻来自五天后南东君 我的背景五千年免费阅读 四合院之随身农场最新章节 我,领主大善人,魔女教父最新章节 我在作者笔下艰难成帝百度百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