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如遇到内容乱码错字顺序乱,请退出模式或畅读模式即可正常。密林中,五头长得像狗,嘴巴露着狰狞獠牙,体表长着许多恶心肿瘤的妖物正在仓皇逃窜。  这些妖物名叫十身犬,总是十只一起行动,其身体会散发毒雾,一旦接触,能使人全身长出痈肿。  此外,它们看似是十个独立的个体,其实是一个整体意识,只要没能全部杀死,存活下来的十身犬就会不断诞下新的十身犬,直到恢复原来的数量。  此时,一道人影如利箭般从林中冲出,手中禅杖横扫,只一击便将两只十身犬的背脊打断,正是徐胜。  他人在空中,伸腿往旁边的树干一蹬,借力折向,冲向另一头十身犬,飞起一脚正中腹部,神力加持下,几乎将这只十身犬的身体打得对折,内脏尽数震碎。  剩下的两只十身犬被逼入绝境之余,反而冷静下来,分别朝着截然相反的方向逃跑,只要有一只逃出生天,将来就能重新再造“族群”。  “现在才想到分头跑,迟了!”  徐胜将手中铁棍奋力一掷,正好命中一只十身犬的后门,尽数没入其中,并从嘴巴捅了出来,与此同时,他张开左手五指,对准另一头十身犬,掌心勃发强大的吸旋劲力,强行将对方吸摄回来。  十身犬眼见无法脱身,干脆掉头朝徐胜冲去,身上的肿瘤同时爆裂,喷出大量脓水迎面浇去。  “垂死挣扎。”  徐胜手掌向前一推,吸力化为推力,好似一面无形墙壁将十身犬连同脓水挡下,接着他将刚投掷了铁棍的右手移过来,双手一拉一扯,正逆双劲交错,十身犬当场就被撕裂开来,妖血飞溅,内脏和骨头乱舞,场面甚是血腥。如浏览器禁止访问,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;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。  徐胜对此面不改色,毕竟过去他也不是只追杀叛僧,死在他手中的妖魔只会更多,不会更少。  “十身犬的话,勉强也算是个有名气的妖怪,应该会有妖丹吧。”  他来到最后那只被杀死的十身犬的碎尸旁,俯身翻找了一会,还真找到了一粒拇指大的妖丹。  “可惜,应该没人愿意修炼灵格‘十身犬’,这东西注定只能拿来做添料。”  灵格的外表特征会反馈到修行者的身上,徐胜一想起十身犬体表的恶心肿瘤,就觉得这粒妖丹被炼制成魂器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否则太容易引发畸变了。  他将十身犬的妖丹收藏好,继续跟着寻人鹤向妖脉血谷的深处走去,距离被转移到此地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,路上干掉的大小妖物接近半百,但依旧没有找到唐徵明,显然,两人的初始位置相距得有些远。  又走了一段路,前方忽然传来了焦急的脚步声,徐胜立即提高警惕,握紧手中棍子,随时准备发动雷霆一击。  然而,从树丛中跑出来的并非妖怪,而是莲花寺的一名女弟子,对方脸上带着惊慌失措的表情,并在看见徐胜的一瞬间转为惊喜。  “空想师叔,快救我,有只妖魔正……”  话音未落,一道白色的蛛网从背后喷来,将她身体缠住,整张脸定格成惊恐的表情,接着往后一拉,整个人没入林中消失不见。  “妖孽,竟然在我面前行凶!”  徐胜剑眉一扬,立马紧追在后,远远瞧见一团跟小牛一般大的黑影正背着那名女弟子快速逃跑,女弟子本来还一直呼救,但随着缠在身上的蛛丝越来越多,很快连声音都发不出来,整个人被裹成了茧子。  追了一段路,见迟迟不能拉近双方的距离,徐胜在心中骂了一声,便要投出手中的禅杖,心中忽生警兆,连忙停下脚步,舞动禅杖护住周身。,如遇到内容乱码错字顺序乱,请退出模式或畅读模式即可正常。只听得“当当当”一连串响声,无数跟箭矢般的尖齿被禅杖弹开,无一能够近身,但徐胜没来得及松口气,脚下腐烂的树叶忽然弹飞,一张大网拔地而起,更有蛛丝从四面八方射出,将他团团裹住,很快包成了一个大茧。  毫无疑问,这是妖魔提前设置好的陷阱。  须臾,那只绑走女弟子的大蜘蛛走了过来,还带了一群个头跟猫差不多的小蜘蛛,它先是派小蜘蛛附着在不断摇晃的茧子表面,将其稳住,并当做诱饵试探,见小蜘蛛安然无恙,于是小心翼翼的接近。  大蜘蛛发现里面的人再怎么挣扎也挣脱不得,终于放下心来,露出一对螯牙就要插进去。  噗!  铁棍陡然从茧子里捅出,正中大蜘蛛的口器,将其脑子贯穿,旋即顺势一绞,鲜血混着酱汁当场爆裂开来。  小蜘蛛吓得一哄而散,朝四面八方逃去,但未及走远,便有一股飓风般的劲力将它们拉扯回去。  只见徐胜双掌揉搓,如转太极,所有的小蜘蛛都被吸摄到他双掌之间,并在强大的劲力挤压下,骨骼粉碎,汁液横飞,不断压缩体型。  将近五十只跟猫一般大的蜘蛛,最终被压成了直径不到十寸的肉球。  “自作聪明。”  徐胜随手将肉球拍飞,接着拎着禅杖四下寻找,很快找到了那名包裹着女弟子的茧子,于是搓掌成刀,轻轻劈下。  “呜呜呜……”  随着茧子一层层撕裂开来,里面传出了哭泣声,直到彻底破开后,那名女弟子先是一愣,旋即露出劫后余生的狂喜。如浏览器禁止访问,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;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。  “空想师叔,谢谢你,呜,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。”  女弟子惊魂未定,脸上还挂着泪珠,当真是楚楚可怜。  她似乎是为了寻求安全感,也可能是为了感谢,身子一晃,便朝着徐胜怀中倒了过去。  然后,一根冰冷的铁棍抵住了她的脑门。  “微末伎俩,也敢在我面前卖弄!”  徐胜冷哼一声,手中禅杖一旋,螺旋劲力一钻,女弟子的头颅整个爆浆开来。  无头尸体一晃,双手在空气中乱舞,好似还没有接受自己已死的现实,过了好一会才扑倒在地,旋即形体发生剧变,很快化作一只无头蜘蛛。  “利用蛛丝茧来掩盖身上的妖气,这个想法倒是不错,唯独身上的伤太少了,一点也不像是被妖怪追杀得走投无路的模样。”  何况,真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,早就应该捏碎莲花逃走……  这个疑点徐胜没有说出口,因为心中有了一个猜想,只是尚未进行验证,毕竟万一猜错了,他这次的武会可就到此为止了。  徐胜转头又在大蜘蛛的尸体中翻找了一会,可惜这回就没那么幸运,没有找到类似妖丹的物品,只得继续前行。  又走了一段路,寻人鹤扇动翅膀的频率忽然加快,与此同时,前方传来了打斗的声音。  徐胜加快脚步,不一会,便瞧见动静的源头,却是唐徵明正在同一只类似鹰身女妖的怪物游斗。  而发现有人到来,唐徵明转头瞥了一眼,不由得露出死里逃生的欣喜表情:“师弟,快来助我!”  徐胜微微眯起了眼睛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