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我先走了。”蔺圣锦小幅度地对着沈思勤和章旗点头。

    “蔺老师?”沈思勤开口。

    蔺圣锦疑惑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这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?

    “明儿还来吗?”沈思勤扬起下巴,让自己瞧着有几分得意的模样。

    蔺圣锦额边的头发滑落,半遮住他宝石般的眼眸,他随手撩了一下。

    沈思勤只觉得他这头发撩到了自己的心里。

    真好看!

    “看情况,也许会过来。”蔺圣锦含混地说。

    沈黎彬抠了抠脸。

    二叔和蔺老师好奇怪啊。

    他跟章爷爷就跟不存在一样。

    蔺圣锦同样不明白,事情怎么发展到这个地步了。

    搞得他要经常在这里买东西似的。

    他进入学校,等了一会,坐上二十分钟一趟的北校门的校车回家。

    北至大学,东校园,四号职工楼,三楼最左侧的房子。

    蔺圣锦从厨房拿出一双筷子,饥饿感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铝制饭盒密封得很紧,但是卤肉饭的香味却从这小小的饭盒中不断溢出。

    蔺圣锦将饭盒拿出来,郑重地放到饭桌上,他身手企图掀开盒盖。

    那盖子却像是吸在盒子上,怎么都掀不下来。

    蔺圣锦:“……“

    他修长的手转向餐桌果盘上的水果刀,对着一个普普通通的铝制饭盒,蔺圣锦认真观察许久才试探着用水果刀沿着缝隙抠开盖子。

    咔一声。

    没有汁液和饭粒溅出,鲜亮亮的汤汁浸透了洁白的米饭,整个饭盒被塞得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怪不得他用手打不开!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他怎么盖上的。”

    沈思勤做起生意来,这么实心实意吗?

    这倒是让蔺圣锦更看不透他了。

    怪。

    真的怪。

    蔺圣锦一边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,一边放下手中的水果刀,拿起筷子先夹起自己最不喜欢吃的一片鸡蛋清放入口中。

    鸡蛋是提前煮好放入冷水中待用的,现在吃起来滑嫩爽口,又因为表面沾着些许卤汁,味道香甜咸香。

    平日不爱吃煮鸡蛋的蔺圣锦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不太确定地又夹了一筷子鸡蛋清放入口中。

    照样的嫩滑可口。

    调料多一分就过于浓烈刺激,少那么一分又显得寡淡。

    入口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蔺圣锦忍不住眯起眼。

    没想到,沈思勤的厨艺竟然非常不错。

    他细嚼慢咽地吃光了满满一整份卤肉饭,这才恋恋不舍地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白开水。

    蔺圣锦单手手背撑着下巴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蔺圣锦发现,他根本想不通沈思勤想要什么。

    他轻轻摇摇头。

    算了,想不通,就不去想了。

    他拿起饭盒走向厨房。

    嗯,所以,为了探究这人想做什么,明天自己要不要再去买午饭呢?

    蔺圣锦洗着饭盒,颇为苦恼地想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“第一天打折五块钱一份,实验期间每天限购五份。”沈思勤将最后一份卤肉饭递给王姨。

    王姨端着她自己拿来的不锈钢碗,笑道:“哎呦,闻着真香。我家那臭小子今天有口福了,小沈啊,你几点做午饭啊,要我儿子喜欢吃,明儿我还来!”

    五折呢,听着就舒坦,虽说五块钱还是很贵,可着都是肉啊,还不知道加了多少料,她倒是不亏。

    卖手工豆腐制品就是挣个辛苦钱,沈思勤吃惊于王姨的大方:“时间不一定,这得看我什么时候把午饭做出来。”

    影碟店的周昌逸目光随着王秋桃的手移动。

    准确来说是看着王秋桃手中的碗。

    闻着就够香了,看那肉的色泽,就不可能难吃啊!

    他看得王秋桃更觉得虽然贵,但自个好像是占了什么便宜,颠颠快步走了!

    报刊亭老板吴春学拉了把老友:“小沈,这一天五份是不是太少了?”

    小晏走的时候也没说她小叔子手艺这么好啊!

    “不少了,咱们就跟报刊亭一样,卖饮料零食那是搭头,我一个人干,就想着轻松点。”沈思勤笑得阳光灿烂,配上他那张老少咸宜的俊脸。

    “可不能这么说,咱们这饮料也很挣钱。”

    这可难不住吴春学,一下就把话又接了回去。

    周昌逸推了推老花镜:“就是,年轻人,你有这手艺,做大生意才对啊。”

    沈黎彬靠在沈思勤身边,将手拢成喇叭状:“开饭店!开饭店!开饭店!”

    沈思勤:“……”

    孩子,现在是科技社会,念咒是没有用的!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刚来,到时候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他拿出了万年不变的老话术。

    ‘到时候再说。’五个字,常用不衰!

    话都到这份上了,两人只能叹息着离开。

    走得远一些了,两人才开始讨论。

    周昌逸:“瞧那肉,晶莹透亮的,肯定好吃。”

    吴春学咽了咽口水:“这还用你说?你那老花眼都瞧见了,我当然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周昌逸叹息一声:“现在的年轻人哦,跟咱们那时候不一样了。有这手艺还不想干活。”

    吴春学嘿嘿一笑:“你这就说错了,人有本事的人,就是有底气,明儿咱们还来不?”

    他问出了关键的问题。

    周昌逸背着手慢悠悠往自个的影碟店走:“来!当然来!”

    “中午,打饭收银,每天的钱分你百分之十当零花钱。”沈思勤跟自家小侄子商量道。

    沈黎彬翻身做主人,他蹬蹬站到一个小板凳上,仰头看着自家二叔。

    矮是矮了点,但气势十足啊。

    是的,他就是站在板凳上还得仰头看沈思勤。

    沈思勤扫了眼被小孩踩着的板凳:“待会自己擦干净啊,不然,清水煮面。”

    清水煮面警告!

    沈黎彬的气势哗啦落下去一大截:“行,我知道了二叔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。”他清了清嗓子,试图找到刚才的气势,“二叔,我帮你干活呢也不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沈思勤:“不行,我就找个小工。”

    便宜小侄子难找,老婆难追,但是五块钱一天的兼职小工肯定不难找。

    尤其这里还是大学门口,他相信很多大学生都乐意挣点小钱。

    沈黎彬:“!!!”

    沈黎彬:“啊啊啊啊,不行,二叔那是我的活!”

    “哦,你答应了。”沈思勤说道。

    沈黎彬:“???”

    我怎么就答应了?

    他蔫蔫地从凳子上下来,他算是看出来了,二叔坏得很。

    自己根本说不过他!

    沈思勤嘴角含笑,心想,小子想要说过你叔我,还是再等二十年吧。

    “二叔,我能跟我爸妈说吗?”他眼珠一转仰头问道。

    爸肯定乐意出钱,给二叔买饭店!

    “别,咱们的生意不扩张。”沈思勤回到收银台,将饭钱放到钱盒里,留下一张五块钱放在收银台上,那是今天给小侄子的零花钱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沈黎彬一边用抹布擦凳子,一边不解问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叫高档路线,私房菜。”

    沈思勤将手边的五块钱往前一推,笑眯眯地说道:“三林,我问你,我就卖个午饭,不扩张生意,耽搁你吃好吃的了?”

    沈黎彬警惕地想了想,摇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今天二叔还给他送羊角酥呢。

    沈思勤又问:“耽误你挣零花钱了?”

    沈黎彬瞧瞧收银台上的五块钱,这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笔巨款了,摇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着急生意扩张干什么?你又没好处。”

    沈黎彬陷入了混乱。

    二叔好像说的对啊。

    他……他竟然没法反驳!

    “哼,叔你说什么都是对的!”沈黎彬终于反应过来,多说无用!他愤愤拿过那张五块钱。

    “二叔,我就不明白了,你怎么还出尔反尔啊。”

    别以为他是小孩就看不出来,刚二叔本来不想卖给章爷爷午饭的。

    沈思勤:“秘密,等你长大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追老婆这种事,还是得有点把握了再说。

    沈思勤想起蔺圣锦警惕而又忍不住试探的小模样。

    真像是一只小猫啊。

    让人忍不住逗一逗。

    沈黎彬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小了!

    二叔真讨厌。

    他气得抓起书包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慢点跑!坐校车回去。”沈思勤提醒道。

    沈黎彬哼了一声,又跑了回来,从货架上拿了一瓶橘子汽水。

    多吃一点,就算二叔的。

    他这么想着咬开瓶盖,当着沈思勤的面喝了一大口,这才拧上瓶盖又跑了。

    沈思勤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思勤追出去喊道:“别在路上喝,小心呛风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小卖部中除了残存的肉香,又多出了一丝清新的橘子汽水的甜香。

    沈思勤打开窗户透风,微风拂过,他额上的头发滑落,沈思勤下意识伸手整理。

    今天他确实有点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

我在全球游戏植树种田免费阅读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斗罗:地狱开局,求娶比比东最新章节 我罗辑,三体CEO,称霸诸天!右手的鱼 骑砍:汉匈霸主可能要无 书香墨客 文学之旅 文学之宫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独孤文学 书海之音 新中国足球免费阅读 魔方空间,我能锚定未来最新章节 全球人类缩小的设定充满了悬念和谜团 森嶼小说网 美利坚名利双收白色十三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