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向来自觉很聪明的晏季菡,艰难地回想——蔺老师?

    是她想的那个蔺老师?

    蔺圣锦?!

    那……那不是个男人吗?

    二弟喜欢男人?

    可是,二弟上一个对象是闻嫦湘啊。

    她头一阵阵眩晕。

    晏季菡扶着自己的额头,似乎是想要给自己晕眩的大脑找一个支点。

    沈思健的脸色却一下子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面色冷得似乎能滴水。

    他平时对着家人,那叫一个和颜悦色。

    沈思勤还是第一次见他这副表情。

    沈思健双手紧握,手上的青筋暴起。

    晏季菡先一步发觉不对,一把拉住沈思健的双手:“有话好好说,有话咱们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打孩子是解决不了问题的!

    等等,不对。

    我怎么把这个小叔子当孩子了?

    晏季菡懵逼中还是没有放开自家老公的手。

    不管咋样,暴力是不可取的!!!

    沈思勤不闪不避地看着沈思健,心里有点古怪,因为按照书中的内容,蔺圣锦后来因为‘桃色新闻’被迫离开时,沈思健还感叹过,喜欢男人还是女人是人家自己的事,那些人闹得这么大过分了。

    难道沈思健是那种,别人家的孩子干什么都理智支持,轮到自己家的,那就不行的人。

    沈思健气得面红脖子粗,好好一个型男,愣是显出了几分狰狞。

    他双手被老婆按着,还不能拍桌子。

    只能非常委屈,非常没有气势地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男的,还跟闻嫦湘搞对象!你这不是坑人吗?!”

    哦,怕儿子听到,就连吼的这一声还压低了嗓子。

    沈思勤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压着老公的晏季菡:对啊,男女先不论,二弟这不是坑人家姑娘吗?

    晏季菡放开沈思健的双手,锐利的眼眸看向沈思勤。

    那眼刀子刷刷往沈思勤身上扎。

    沈思勤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原主干的糟心事!

    这事真是说不清了!

    总不能说,这糟心事不是他干的吧。

    所以他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遇事不决,先沉默。

    挨打得立正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前几天他还跟小姑娘处对象,现在就说要追蔺圣锦。

    嘶。

    真渣啊。

    “你懒点谗点都不要紧,咱办事得讲良心,你长得还成,人家姑娘愿意跟你处对象,你虽然是看钱,我都不说什么,还能劝自己是你情我愿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又整这一出,你说说你,你你。”

    沈思健你了个半天愣是骂不出口,伸出蒲扇般的大手——抹了抹眼睛。

    是他没有教好弟弟。

    他对不起爹妈啊!

    等了半天没等到疼痛感的沈思勤扭头一看,自家老哥已经哭上了。

    刚开始还是用手抹眼泪,慢慢变成抱头咬唇痛哭。

    猛男落泪。

    沈思勤:“???”

    好吧,现在他更加了解男主疼弟弟疼到什么程度了。

    这样都不揍!

    晏季菡心疼地抱着沈思健,轻轻拍打着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二弟,你好好说说,到底怎么回事。”晏季菡想了想,二弟似乎有点改邪归正的意思,还是得给他机会辩解一下。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,沈思勤还真没想过狡辩。

    撒一个谎,就得用无数的谎话去圆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信口开河对沈思勤来说,不算是难事。

    但这个时候不行,他不想给自己未来的感情埋下雷。

    “以前的事,我说的很明白,想走捷径,确实是错了,现在我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晏季菡看他真诚的模样,心里多多少少有点触动。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,拍着老公的肩膀说:“二弟,我是当嫂子的,按理说,我该信你,但是吧,这话我真心说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她这也是在说掏心窝子的话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原主的信用破产了。

    沈思勤心想。

    “我刚要跟你们说,中午,三林不是要来吃午饭吗?”

    晏季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就连沈思健的哭声都小了点。

    晏季菡转念一想,不对啊,怎么就定下来三林过来吃饭了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黄焖鸡的味道,晏季菡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当娘的还能不想自家孩子吃点好的?

    沈思健含泪的虎眸瞪了眼沈思勤。

    似乎想要提醒弟弟,别说出私房钱的事。

    沈思勤话音一顿,他现在可是知道三林为啥总是试图用眼神说话了。

    感情是跟男主学的。

    “蔺圣锦要是来买东西,我就卖,要是不乐意我不强求。”

    “三林可以作证,当着孩子的面,我还能做什么不要脸的事吗?“沈思勤说道。

    晏季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小叔子虽然不靠谱,但是她觉得不至于这么不靠谱。

    刚小叔子还主动把孩子支开呢。

    沈思健眼泪流的少了点。

    沈思勤悄悄松了口气,继续说道:“我又不会耍花招,蔺圣锦不是女的,这种事我不能直接追他,最多就是想办法先跟他做朋友,我不要名声,不是还得顾及他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“算,算你,还明白点事。”沈思健抽抽噎噎地说。

    人家好好的大学老师当着,自然要名声,可不能让二弟胡来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三林过来蹭饭,还挺有用。

    沈思勤闭了闭眼。

    他在心中真诚反思,对不住了老哥。

    你哭得实在有点辣眼睛,也就嫂子受得了你。

    “他还每天跑步呢,他要是不喜欢我,我总不能用强吧。”沈思勤举了举自己不算特别强壮的胳膊,“我也没这能力不是。”

    沈思健听了这话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!!!

    这说的都是啥话呢!

    不过他上下一打量二弟。

    又觉得二弟这话说的……还真有道理。

    沈思勤现在确实有点瘦。

    他的健身计划还没施行,胳膊上没有多少肌肉。

    “旁的我不问,我就、就再问你、一句。”沈思健擦了擦眼泪,郑重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这回是动了真心了?”

    闻言,沈思勤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“要说爱得有多深吧,就见过几面,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见到一个脾气模样都合心意的人太难了,我想要努力一把。”

    他可以以他的健康发誓。

    这是真话。

    沈思健长长地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成,这是你说的,要是你再惹出事,我就打断你的腿,把你关乡下老家去!”沈思健声音沙哑地说。

    这是他能想到的最严厉的惩罚。

    沈思勤心中暖呼呼的,虽然知道沈思健这样的溺爱不对。

    可还是有一丝感慨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他深吸了一口气后平静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沈黎彬觉得今天爸妈很奇怪。

    本来吃饱喝足很高兴,可是走的时候怎么好像有心事的模样?

    他机灵地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在爸妈欲言又止的目光下,接过二叔给他们的窝窝头。

    “剩下的拿回去当早饭吃吧。”沈思勤摸摸小侄子的脑袋。

    将三人送走,沈思勤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在信用破产的情况下,达成这样的默契,已经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唉,想要谈个恋爱,怎么比当咸鱼还难。

    沈思勤无奈一笑。

    虽是无奈,但他的心情还是不由得雀跃起来。

    他哼着不成调的曲子,将碗筷洗刷干净。

    为了庆祝,他准备做一个传说中的入门级的点心当早饭。

    材料很简单,玉米淀粉、低筋面粉按照重量一比一的比例混合过筛,跟低筋面粉重量差不多的黄油,加上适量糖,两个熟鸡蛋蛋黄过筛混合均匀。

    因为糖是白糖不是糖粉,沈思勤又加了一点奶粉来调节口感和面团状态。

    再一次完成手打黄油和烤制低筋面粉的沈思勤觉得,他下次得想办法买个搅拌机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搅拌机,电钻改装一下应该也能用!

    要是每次做甜点都要‘练臂力’,那实在是太累了。

    将面团分成一个个的小剂子,手指一捏,圆圆的小剂子就扁了下来,扁扁圆圆的饼干边缘有几条小裂缝,让这小饼干看起来更可爱了。

    最后放入烤箱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玛格丽特饼干就成了!

    这种饼干制作简单,且配方可以调整,只要面团状态差不多,就几乎没有不成功的。

    沈思勤将烤好放凉的饼干分为三份,其中一份,是给大哥一家的零食。

    一份留给自己当早餐。

    最后一份,被他一个又一个整整齐齐地放入圆形铁月饼盒里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蔺圣锦一板一眼地活动手脚,做跑步前的热身活动。

    他听到了一阵脚步声,有人走到了身边,慢吞吞地转动手腕脚腕。

    动作似乎不太熟练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

金枝宠后 我的替身是史蒂夫免费阅读 诸天:我可以催眠自己最新章节 执爱文学网 鱼旧小说网 狂欢小说 书海漫游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梦幻小说 书海之梦 任性阁 掌中物 苟在妖武乱世修仙文抄公 溫瞳阁 斗罗之无限循环免费阅读 斗破苍穹从韩枫开始最新章节 我的吉他女孩无错版 无限制火影易安z 剧本使徒免费阅读 东京收租,从双胞太太开始无弹窗 仙侠版水浒txt下载 重生之从实习老师开始最新章节 斗罗:超正经生存日记笔墨刀锋 恋爱在精神病起点中文网